攸县新闻出版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

时尚新闻

从现象学视角看记忆的不同面向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26 15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,特别是脑科学、认知神经科学、心理学、人工智能等领域的不断突破,记忆这一颇具个人性、私密性的领域逐渐被不同维度的外在视角所聚焦。但在当前记忆的相关研究中,理论往往滞后于实践。因此,有必要从多学科视角继续反思和挖掘记忆现象。为此,编辑部约请国内外学者从不用侧面关注记忆问题,希望通过“多维聚焦人类记忆”主题,多角度展现记忆研究的新进展与深度反思,促进不同领域的对话与合作,从而碰撞出一些新的可能。

记住意味着某物仍然以某种方式保留着,这是一种建构,表征着意识对流逝着的自身的维持。回忆也是一种建构,是对被记住的某物成功的反身提取。回忆是建立在记住之上的,预设了某物仍然在意识中。那么,忘记是否也是一种建构?意识如何建构自身的失去?流逝着的意识不能维持自身,这难道不是悖谬的吗?压忆呢?这种意识活动又建构了什么?还是说是某种建构的体现?

忘却和压忆体现了存在的变异性

编者按

“记”与“忆”不同。“记”是记住,尽管过去,但未消失;“忆”是回想,将记住的重新唤起、拉到眼前。相较而言,“记”偏向意识状态,而“忆”则偏向意识活动。一般认为,与记住相对的是忘记,或者说失忆,过去的消失了。但忘记不是纯粹的无,该记住的没记住,这恰恰表明某物或某事曾经存在过。但与忘记相对的意识活动又是什么?

作为意识活动,“忘”大致有两种情况:一种是经过努力,想起来了,“忘”被克服了,“遗忘”一词充分表达了这一含义,因“遗”而忆起,其实就是回忆;另一种是彻底的忘,怎么也想不起,在状态上,就是忘记,在意识活动上,一般说成回忆不能。笔者愿意将此意识现象更简洁地称为压忆。回忆遭到了挤压,变形了,特别别扭,肯定有什么,但不是这个,到底是什么?压忆不是忘记,忘记是这种活动的结果。一般来说,忘记没有主动意识,这种意识状态往往在回忆和压忆发生时才会被觉察到,在别人提醒时,才会说:“咦!我怎么忘了!”努力回忆了,但就是想不起来:“我确实忘记了。”总之,从意识状态看,记住和忘记相对;从意识活动看,回忆和压忆相对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